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繁体版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穿越架空 ->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1014章 爸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爸爸?

    端着橙汁喝的江梦娴回头,便看见了连羲皖和司天祁来了。

    同父异母的他们,相似度十分高,眉眼几乎如出一辙,如今的司天祁,似乎隐藏了气质之中的阴鹜,模样十分儒雅英挺,和连羲皖有说有笑的进来了,模样和江梦娴看见过的连纵的照片就更像了。

    等等,司天祁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家里,还是连羲皖带回来的。。浚

    他一出现,现场瞬间剑拔弩张,龙烈看见他,双眼赤红,差点就冲上去了,可连羲晚却十分高兴,像孩子一样高兴地就飞了上去,高兴地叫着着:“爸爸!”

    司天祁:“……”

    连羲晚高兴地拉住了他,天真地笑着:“爸爸!”

    连羲皖忙解释道:“大丸子,你看错了,这是弟弟,弟弟和爸爸长得很像,但是爸爸已经走了好多年了。”

    连羲晚似乎很喜欢司天祁,忙改口:“弟弟!”

    司天祁的神情有点皲裂,尴尬又僵硬地笑了笑,可还是点了点头。

    他看见了站在泳池边的江梦娴,穿着连体的泳衣,虽然用了一张毛巾裹着,可大长腿还是露了出来,在阳光之下,她肤白如雪,冰肌玉骨,大腿上甚至还挂着晶莹诱人的水珠。

    他心中一动,下意识地朝她走去了,可步子还没动,就这么看了一眼,身后一个声音传来。

    “你走错了,这边。”

    说罢,不管他愿意不愿意,一只手便狠狠地抓住了他的胳膊,强行把他往另一个方向带。

    连羲皖拽着司天祁走了,还十分亲热地构建搭配手挽手,江梦娴觉得神奇了。

    这俩怎么可能会走到一起?

    而且连羲皖还把司天祁给带回来了?

    不,这定然不是连羲皖的意思,这江宅虽然姓江,可主事的还是龙城,连羲皖虽然喜欢在龙城背后搞搞小动作,可见到龙城,就像老鼠见着猫一样,虽然这老鼠脸皮很厚,可他还是听龙城。

    所以,这是龙城的意思?

    龙城不是要把司天祁剁成肉沫做肉沫茄子吗?

    她赶紧穿了件衣服跟着他们进了屋,想听听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龙城本来不想让江梦娴掺和这些事情,可他不能把江梦娴永远都当做了温室里的小花一样养着,这些事情,她早晚都要经历,便也让江梦娴进去了。

    到了龙城的书房里,江梦娴看见的人还挺多,除了龙城和唐尼外,还有秦扇和凌云,以及司天祁,龙戒也被叫了回来。

    气氛严肃,江梦娴穿着一双拖鞋,湿漉漉地在一边听他们讲话。

    龙城看见司天祁,比看见连羲皖的时候嘴脸还阴沉,他只是对连羲皖比自己这个老岳父才小五岁的事情不满而已,虽然嘴上说要剁成肉沫茄子,可真让他剁,他肯定也不会。

    可对于司天祁,他可真是下得去手!

    可现在,他掌握着重大情报,在连羲皖的斡旋之下,他只能和司天祁暂时放下成见进行合作,毕竟这次的事情牵扯到了自己的女儿和孙女。

    在这场特殊的会晤之上,司天祁有问有答。

    他简单地说了那个人的身份和他所知道的势力。

    “他很少在帝都,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国外,而且国内的人,有时候只是个替身而已。”

    替身?

    连羲皖顿悟,他曾经和那个人见过,会晤过一次,他当时完全没觉得这是个多么厉害的人物,世家族长的平均水平吧,或许,他当时见到的只是一个替身而已。

    他如同龙城一样,在国外也有庞大的势力,而且无人知道那到底是什么势力。

    司天祁又说到了那个人在沃尔门家族之中的内线,以及他可能参当年龙城车祸的事情。

    听完,龙城和唐尼都沉默了一下,他们之前也知道了这个事情,没想到啊……

    唐尼道:“出事的那段时间,沃尔门家族和集团内部都发生了一场内乱,我和西提哥哥都自顾不暇,没收到连大哥的消息,或许收到了,但是消息堆积如山,实在处理不过来。”

    他每天处理庞大的消息,大多数都是助理和管家机器人过手之后再给他,或者是被管家自动忽略掉了吧。

    龙城也回忆道:“我和他从小认识,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已经是金家掌权人了,可是那个时候,我已经隐隐察觉出他对我的忌惮了,那种病感觉,很让我不寒而栗,我明明和他无冤无仇,一个快三十岁的人,却对一个一个十几岁的孩子露出那种阴冷的眼神,很诡异。”

    “他是个十分直觉十分锐利的人,特别会看人,有的人只要看一眼,他就知道那是否是自己今后的敌人,他会把敌人扼杀在摇篮里,帝都许多英才未成年便夭折,都有他在其中策划。”

    “从我十岁开始,他就曾经多次对付我,可都被我躲过了。”

    “我记得最险的那一次……”

    说到这儿,龙城的话戛然而止。

    最险的那一次,他和江小洛从龙家逃出来,有人在私奔的火车上杀他们,他们已经失去了龙家的庇护,只能靠自己,便躲在了卫生间里逃过一劫,顺利私奔到了南方……那真是一段痛苦而又美好的记忆。

    现在想来,那应该就是那个人派来的。

    现在想起,他还是一身冷汗,当年若不是金玺偷偷打了小报告,龙家人发现了他们,他和江小洛可能死在南方。

    很显然,那个人一直在盯着他,甚至知道他要和江小洛私奔去南方,途中派人暗杀他们,可被机智的龙城躲过了。

    那个人,就是金銮,金鹿和金允择的父亲,金氏如今的族长,他的原配夫人早年病逝,一直未娶,若是司天祁说得对,他在国外做了上门女婿,并且把岳父家的产业已经拿到手了。

    国际之上,能和龙城比肩的人很少,但也还是有的,一个个地排查不难。

    如今,他在国外的事业是他的重心,金家也只有少部分知道他在国外还有第二个经营的势力,所以金家这边,大部分都是金鹿、金允择和金玺在主持、经营。

    可金銮,绝对不会放弃华国这块地方,他还是紧紧地盯着这里,他曾经忌惮龙城,意图毁了龙城,可多年之后,龙城忽然回来了。

    他又忌惮连羲皖,毁了他的家庭,可连羲皖还是坚强地挺了过来,隐藏实力,慢慢地发展自己。

    可如今,他们两人都有了一个共同的弱点,那就是江梦娴和糨糊。

    会晤谈到一半,秦扇接了个电话,神色大变,忽然站起身急匆匆地往外走了。

    “我有点急事,先走了。”

    大家从未见过秦扇如此匆忙,连羲皖忙追上去问,秦扇急红眼了,道:“苗苗知道我把她爸爸喂鱼的事情了,一个人跑出去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