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繁体版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穿越架空 -> 反派都是我前男友[剑三]

32.32只反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红衣女子跨过两道门槛, 眼看走出最后一道门就要离开, 忽然却止住了脚步。

    她纤细秀美的手,下意识握紧手中牵着的, 那十岁大的孩子苍白娇小的手。

    丑时将末, 眼看到来的黎明, 却遥遥无期。

    燕家正堂最前面的正门口,站着一个男人。

    他也穿着红衣,袖摆很宽,绣着金丝, 凤翎花枝。那红衣华贵艳丽, 让他像从某个红烛高照的喜堂里走出来。

    在这火把隐隐跳跃的黑夜里, 他周身懒洋洋, 愉快肆意又透着刻骨冷漠的矛盾气质, 却是雌雄莫辩的美丽面容, 都遮掩不住的邪气。

    林幽篁不紧不慢伸出右手, 桃花眼弯弯,悠悠地说:“让我猜猜看,那口吞噬了燕家所有人血肉的棺材, 里面装着的是哪一个?”

    红衣少女的手, 不动声色遮在小孩子的眼睛前,温柔又坚定的把他护在怀里。

    她的声音温婉轻缓:“鸦九剑是我外婆所化,在燕家的铸剑里, 算不得殊品。我拿走做个念想而已, 公子不会这么不近人情吧?”

    林幽篁摊开手, 做出随意的姿态:“当然,请随意,只要你不怕被整个武林通缉。不过,这孩子,拿来吧!”

    红衣少女的手缓缓收紧,声音更柔和了,温柔却坚定地摇头:“只有这个不行。他是我同胞双生的小哥哥。落花谷的女人不能外嫁,燕家血脉的女人更是天生为铸剑而生。我娘嫁进落花谷,一年后分娩,得知这真相受不了打击……为了救我,她亲手替换了我和哥哥。导致铸剑失败,哥哥一直以活死人的样子长在棺材里。这是我欠他的,请公子通融。”

    “真感人呐。”燕双飞似笑非笑,“我跟你是盟友,你要燕家身败名裂,我得到落花谷。交易虽然已经完成,这点面子给你也是应该的。”

    他潋滟的桃花眼虽然弯弯,清凌的声音却一贯的冷漠:“没错的话,你是最后一个有燕家血脉的女人,是吗?”

    红衣女子的手指微动,仿佛被饿狼盯住的羔羊,强自镇定:“公子是想拿我铸剑吗?”

    林幽篁长眉微挑,眯了眯了眼,笑容愉悦:“一开始不就说好了吗?你要燕家满门的命,我要落花谷的铸造之术,如今你要带着属于我的秘密,从我眼皮子底下溜走。你若是我,会怎么做?自然要么留下东西,要么留下你。”

    红衣女子的手不动声色地从那小孩子的脸上移开。

    露出一张苍白如傅粉的清秀孩童的脸,他的眼睛很黑,瞳孔仿佛占据了所有的眼眶。

    那双眼睛望着林幽篁,眉清目秀的小脸上,忽然露出一个笑容。

    下一刻,那孩童消失在原地。

    林幽篁挥袖,轻功瞬间往后挪移三尺。

    在他原先站立的地方,出现数道残影。残影结束,那里站着那个孩子,还有他手里,比他还高的,仿佛连刀柄都握不住的鸦九剑。

    “呵,”林幽篁站。谜韵镜卮蛄孔拍呛⒆,露出颇为满意的神情,“不错嘛,不愧是血祭整个燕家的产物。燕家族长不惜全族之命,把你制造出来,应该不只是让你作为别人手中的一柄凶器。让我看看,你还有什么本事。”

    夜风萧瑟,吹拂过这死人比活人还多的世外桃源,若隐若现掀开一角红衣女子的帷幕。

    露出的秀丽纤巧的精致下巴,柔软的红唇慢慢弯起一个温柔矜持的弧度。

    孩童脸上的笑容幅度又深了,苍白的嘴唇张开,可以看到两侧森白的虎牙。他笑得像个玩着有趣游戏的孩子,黑瞳的颜色却越发深了,黑得发红。

    拖地的长剑,因为极快的速度,在地上擦出火花四溅。

    两道身影迅速缠斗在一起,转瞬间交手十招,再次急急后退分开来。

    林幽篁的眼睛还弯着,眉宇的愉快却消散了。

    那眉清目秀形容诡异的孩童,兽一样呲着牙,也再没有了渗人的纯真笑容。

    红衣女子微微弯腰,用自己的袖摆,温柔细致地给那孩童拂去脸上似有若无的尘埃。

    她与世无争,无害地说:“公子是做大事的人,何必与我这个世所不容的孤女计较?我只想带着哥哥,离开这个吃人的地方。别无念想。”

    林幽篁却没了顽笑的意思,伸出手,懒得再多话的样子,面沉斜睨:“把它给我!”

    “你的喜好变得有点快了。”一道奇异的男声忽然在林幽篁耳畔响起,那声音像猝不及防入画的笔墨,重音在前夺人,尾音逐渐轻忽淡去。一字一词却清清楚楚。

    林幽篁眼中骤缩,猝不及防叫人近了身,他却毫无所觉,自然下意识就要拉开距离。

    然而变换位置的下一瞬,那声音却还是在耳畔响起,尾音极轻极淡,却叫人每一个毛孔都警戒起来。

    “不是你说的,想见我吗?怎么又躲得这么快?避之不及。”

    林幽篁这一次没有动,唇角一点点扬起,轻轻念出一个名字:“顾莫问。”

    他缓缓侧首,望见身后那张俊美尊贵的脸。

    那是一个穿着似翩翩儒门贵公子的男人,玉冠梅簪,发带和两侧散落的头发,平添几许优雅。却被尾梢凌厉上扬的眉骨,眼角似有若无的阴郁抹消。

    “是我。”顾矜霄目若寒潭,俊美的面容沉静极了,可惜在这黎明将至前的黑夜里,却只叫人感受到暗涌袭来的危险凌厉。

    林幽篁又弯起了桃花眼,在烈烈作响的火把烛光里,那眼眸像掬着一捧柔软的月光。

    他低低地笑起来,把顾莫问这三个字在唇舌轻抵:“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我等你来,已经很久了。”

    顾矜霄垂眸,眉目不动静静地看着他:“你见过我?”

    林幽篁不答反笑,食指压在红润弯弯,唇线却冷硬的唇上,桃花眼眨了眨:“嘘,不可说。就和你怎么知道的,我在等你,一样的方法。”

    顾莫问知道,可以推说是顾相知传讯,或者双生子玄学感应。

    林幽篁的话,却是在暗示他背后那个若隐若现的神秘方士。

    “你跟你妹妹生得果然极像,气质却判若两人。”林幽篁虽然慵懒地笑着,眼中实际却毫无笑意,反而像沁着蜜水的刀锋,“怎么样,要来我身边吗?”

    顾矜霄的目光从林幽篁的脸上扫过,转向自他出现后,就一直沉默得毫无存在感的红衣女子。

    “还不走吗?茯神姑娘。”

    一直温婉镇定的红衣女子,身形忽然为不可察的一滞:“顾先生何意?”

    顾矜霄却已经转向那面色过分雪白,绝不像正常人的孩童。

    他半阖的眼眸微眯,目光深远地看着,那露出纯真无邪神态的孩童:“意思是,我很中意茯神姑娘,想要帮你一把。你可千万别功亏一篑,叫沐君侯识破了。”

    话都说到这了,茯神如何不知道,这个神秘莫测的顾莫问,竟然是真的识破了自己的身份。

    可叹她这么小心,连在死人面前都没有摘下过帷幕,还操纵燕双飞的活尸腹语,替自己言语,却还是防不胜防。

    她咬紧下唇,勉强从容说出:“多谢。”

    茯神要带那孩童走,林幽篁却没有丝毫表示,站在必经之路似笑非笑地看着。

    “顾兄真是有趣,我诚心相邀,你冷落不答就算了,怎的转头就拆了我的台,嗯?”

    顾矜霄迎着林幽篁冷艳夹杂嗔怪的笑颜,唇角也轻轻带出三分浅笑:“有了我,你还需要别人吗?”

    林幽篁眼睛微微一亮,凝视着他的眼睛不笑不动了。潋滟之下寒意彻骨,气音一般的语气:“早说呀。幽篁可是一心一意,满心满意都只有你啊。顾兄一定要记住了,黄泉碧落,切莫辜负啊。”

    顾矜霄也一动不动地凝着他的眼睛。眸中波影沉沉,唯独眼尾那抹郁色,在这静寂不动的相持,还有黎明天光的夜色下,隐约着似有若无的阴鸷凌厉。

    他自然地伸手,轻轻捏住林幽篁那张似笑非笑的脸,淡淡地说:“怎么会?幽篁生得这么美?没有人会忍心辜负。”

    这是句似曾相识,极为耳熟的话,只不过当初出自林幽篁的嘴里。

    从头至尾没有出声的戏参北斗,终于忍不住内心的暗爽,拍着尾巴大笑:【叫你调戏我琴娘小姐姐,苍天饶过谁?】

    据说本该厌恶男子轻薄的林幽篁,却只是微微偏了偏下巴,脱离顾矜霄的手指。

    他懒洋洋地扬了下上眼睑,说不出是若有嗔怒,还是随性漠然,目光自然地转到茯神身上。

    林幽篁让开半步,可有可无地说:“那就提前恭贺茯神姑娘,他年扬名江湖,踏上武林之巅了。”

    茯神的身形绷得很紧,她屈身福了一礼,这是闺秀少女的礼仪,不是江湖女侠的。

    随即,她一言不发,拉紧那非人的苍白孩童,和林幽篁擦肩而过,头也不回的消失在黎明破晓的夜色里……

    林幽篁看着茯神远去的背影,神情却没有丝毫不甘惋惜,反而像事态的发展,完全称了他的心意似得。

    “她真的很小心,连我也只是知道,她是落花谷燕家遗落的明珠。不知,她还有另一层身份。顾兄是怎么知道的?”

    当然是因为,顾矜霄和神龙刚刚在里世界,玄学版迴梦逐光分段三次,重映了鸦九爷一家和落花谷的过往秘史。

    鸦九爷死前的话,显然表明他是认识红衣女子的。

    而红衣女子能操纵燕双飞的活尸,显然是得到了林幽篁的许可。

    今日来落花谷里的人,若是林幽篁,她穿红衣,易容术也高明,却显然是个喜欢正面击溃,叫对手只能绝望而死的变态作风。

    再有,顾矜霄之前就分析过,林幽篁和顾矜霄本该素不相识,却能知道顾莫问和顾相知那么多的消息。连本该只有沐君侯他们知道的祭山,他似乎也清楚,某种程度上说明,烈焰庄很可能有他的卧底。

    那来历神秘的茯神姑娘无疑就很有嫌疑了,只是她一向穿着素雅大方,从未穿过红衣。

    茯神本是一味药材,等闲人为女儿家起名字,总有个意思或寄托。

    张幺娘的母亲阿九是个大夫,张幺娘一心思念母亲,为自己的女儿起一个药材相关的名字,也是合情合理的事。

    所有线索都可以合理在茯神身上应正,那本来很低的概率就增大很多了。剩下的,就是直觉了。

    顾矜霄也看着茯神远去的方向,看得却是那回眸灿笑的孩童。

    他轻声说:“你不知道没关系,你身后那个方士知道就好。”

    林幽篁回首,与他四目相视,颇有意兴:“我背后的方士,不就是顾兄吗?或者,你指得是相知?”

    【哇,睁眼说瞎话?刚刚还说心里只有我莫问小哥哥呢?】

    “看我……顾兄骤然出现在这里,自然是心系胞妹,都是一家人,我这就带顾兄去见相知。她知道你来了,一定很开心。”

    这是真真的睁眼说瞎话了,顾莫问和顾相知不可相见,林幽篁明明是一清二楚的,他这么说显然是故意的。

    【看来,你刚刚调戏他,真把他惹毛了?】

    林幽篁风度翩翩,风流优雅,眉眼满满都是愉悦。当真带着顾矜霄,朝顾相知休憩的庭院走去。

    一路走,林幽篁一路语气暧昧,深情脉脉暗示和顾相知情投意合,对他眼里的妹控顾莫问,有意无意秀着恩爱。

    然而,只见急急匆匆的下属飞奔来报:“主人不好了,有人劫走了夫人!”

    【哦噢。】神龙终于等来了期待的消息,心满意足地摆了摆尾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