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繁体版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穿越架空 -> 这婚是离不成了

30.红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藤蔓一击不得手立刻缩回去, 不过就在缩回去的时候,被秦渊不轻不重地踩了一脚。

    藤蔓发出一道叫声——

    秦渊若无其事地收回脚, 好像刚刚踩藤蔓的不是他一样。

    郎默一巴掌拍在秦渊肩上,“你怎么跟小孩子一样?”

    “哪有。”秦渊听到这话觉得自己挺无辜,“我小时候, 这些妖就经常欺负我,尤其这些藤蔓, 还跟我比是蛇族的韧性好还是它们的韧性好,把我扯来扯去的。”

    郎默有点惊奇, “我还以为你小时候都在一本正经的修炼。”

    “小时候是边修炼边玩,但是长大点之后, 我父母就不准我玩了。”秦渊提起父母,眼帘微垂,“一直到那次化龙, 我每天都只有修炼。”

    郎默听他说过在化龙失败后, 秦渊就被秦家老祖宗撵出秦家,来到人类社会中历练。

    “我跟父母接触的不多。”秦渊淡淡地说, “他们对我很冷漠。”

    作为一个从小就在父母身边长大的妖,郎默很心疼秦渊, “还是我们狼族好, 一个比一个注重子嗣。”

    蛇族嘛, 就是传说中那种生过就不管, 随后代自生自灭的种族。

    “好了, 不说这些了。”郎默拿出手机, 问道,“从昆山到帝都的机票订了吗?”

    秦渊点头,“订好了。”

    俩人坐在飞机上小声说着话,郎默敏锐地发现隔壁的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姑娘一直在打量他,他侧头看过去,小姑娘又不好意思地扭过头。

    这个小姑娘穿着红色的连衣裙,衬得她皮肤白皙又富有活力。

    郎默看了一眼这个小姑娘,继续转过头跟秦渊说话,然后发现小姑娘又在看他。

    郎默再次转过头看这个小姑娘。

    这么重复个两三次,这个小姑娘也不害羞了,她有点儿好奇地说:“我看你和最近一个很火的小哥哥长得很像。”

    郎默顿了下,回:“大概因为我大众脸吧。”

    这话他也不是第一次说了,上次在警局的时候他就这么说过。

    小姑娘被他这话逗笑,发出清脆的笑声。

    但这姑娘也是个聪明人,见郎默没有承认也就装不知道。

    不过视线一直在郎默和秦渊身上游移,秦渊不动声色地将胳膊搭在郎默肩上,在他耳边说着什么。

    小姑娘眼中露出了然的神色。

    郎默听到秦渊的低语又抬头看了小姑娘一眼。

    秦渊说的是:“这个人活不过明早。”

    “等会出去帮一把吧。”郎默回。

    过了没一会儿,郎默问:“你有没有觉得飞机上还有其他妖的味道?”

    这味道有点儿熟悉,像……某只很八卦的猫。

    说着,他往后看了一眼,果然看到一个熟妖。

    喵五脸上盖着外套,看起来已经睡着了。

    郎默抽了下嘴角,也没去喊他。

    俩人下飞机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凌晨两三点的机场人还不少,郎默和秦渊准备打辆车回去,在外面等车的时候,郎默在关注着那个小姑娘。

    小姑娘站在他们旁边也在等车,不时低头发着短信。

    “卧槽又碰到了。”打着哈欠的喵五揉着眼睛走到外面就看到郎默和秦渊。

    “我是因为半夜的机票便宜,你们怎么也大半夜的回来?”喵五有点好奇,他对于自己爆了郎默和秦渊的八卦一点儿心理负担都没有,还想着从大佬身上挖掘出更多八卦。

    “白天和晚上对于我们来说没差别。”郎默回道,看到女孩喊的车先到了。

    司机缓缓停车,是一辆价格二十多万的黑色轿车,司机摇下车窗,花纹衬衫,国字脸,眼睛不大,皮肤有点黄,但面容看起来很和善。

    郎默和秦渊同时蹙眉。

    “师傅,沿江路那边的路修好了?”女孩走到车边,准备打开车门坐上去,“我走之前还在修路呢。”

    “还差一点吧。”司机看起来笑呵呵,“先上车吧。”

    郎默眼疾手快地拦住女孩,他没让女孩不上车,对司机和女孩说:“我这有一个朋友也去沿江路,跟你们顺路,方便带一截吗?”

    女孩没意见,点头应允。

    司机多看了郎默几眼,打算拒绝,这时候女孩开口说道:“没事儿,一起吧,多个人聊天也好。”

    司机默不作声,只能同意。

    喵五在一旁心想,是哪个朋友要去沿江路。

    正想着,郎默拍了他一下,“还不上车?”

    喵五懵了。

    他喵的,沿江路在东,他住在西,完全的南辕北辙好吗!

    郎默瞥了眼已经坐上车的女孩,对喵五小声说道:“注意这个司机。”

    喵五虽然看起来大咧咧的,但不是真的没心机,他听到这话神色一顿,然后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我做事,你放心。”

    喵五继续保证道:“秦大佬也放心!”

    秦渊撇了司机一眼,对喵五道:“这人就算今晚不动手,以后还会对别人出手。你尽量让他进警局。”

    喵五表示明白。

    几人在这磨磨蹭蹭说着话,这司机按了下喇叭,催道:“快点上车。”

    郎默和秦渊继续等他们的车。

    喵五和女孩都坐在后面,女孩健谈,喵五也是个话痨,又得知对方都是在渔镇旅游的,俩人一见如故,聊得很开心。

    “你才大一。俊迸⑺婵谖实,“那你在哪个学校?”

    “科大。”喵五回道,然后问,“你呢?”

    “这么巧,我也是!”女孩看喵五是同校的更觉得亲切。

    司机这时候插话道:“我有个侄女也是科大的,她也住在沿江路,你们住在沿江路哪?说不定都认识呢。”

    这个司机看起来面善,女孩也没多想,下意识就要报出自己家地址。

    喵五接过司机的话,说道:“我妈跟我说在外不要和陌生人说住在哪,容易被坏人盯上的!”

    女孩要说出口的话又咽回去。

    也对,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司机嘿嘿笑了两声:“哪有那么多坏人啊。”

    喵五眼珠转了下,心想自己还在车上这个司机肯定不会对这个女孩做什么,自己还是早点下车让司机有机可动。

    到达沿江路的时候,喵五说自己到了,要下车。

    司机见他下车嘴角上扬,从镜子里看了一眼坐在后面的女孩。

    一路上,这个司机不断打听女孩的情况,女孩在喵五那句话的提醒下,什么都没说,但她哪比得上这司机的套路,自觉什么都没说,其他已经有不少消息暴露了。

    喵五化为原形就趴在轿车上面,吹着夜晚的凉风,喵五有一种自己是喵大侠的错觉……

    “哎哟我都忘了这条路前面还没修好,我们得返回走其他路。”即将达到女孩家小区的时候,这个司机突然说道。

    “都是刚刚那个小哥太烦,我把这个都忘了。”

    女孩有点警惕,她问道:“还没修好吗?”

    “你一开始问的时候问的时候我不就说了没修好。”司机转头,本就有点黄的脸色在车灯的照耀下,更为蜡黄。

    女孩这时候感觉不太对劲,她抿唇,手心都是冷汗,感觉连手机都握不住了。

    轿车缓缓开向另一个方向。

    越往前开,女孩感觉路越偏,她问道:“师傅,导航怎么显示这条路离我目的地更远了?”

    “这是小路,导航上不显示的。”司机回了一句,车子突然熄灭。

    女孩被吓了一跳。

    这条路现在一个人都没有,连路灯都时闪时灭。

    女孩坐在车里混身僵硬,她想给朋友打电话,手机偏偏在这时候没电了。

    一边手忙脚乱地从包里找充电宝,女孩一边想要打开车门,但车门车窗都被司机锁。耆虿豢。

    司机这时候转过头,他一把抢过女孩手中的手机,然后解开花衬衫的两颗扣子,看着女孩慌乱的样子就像是欣赏猎物最后的挣扎。

    喵五没这个时候就出来,他记着秦渊的话,打算等司机出手的时候再出现,到时候他再跟司机“搏斗”一会儿,身上负伤,顺其自然的把司机送进监狱。

    “我最喜欢穿红裙子的女孩。”路上没人,司机这时候也不急,他对女孩笑了一下,眼神逐渐变得回味起来,“这样的女孩热情大方,反抗的时候也格外激烈,你,也是吗?”

    女孩缩在后面吓得浑身发抖,她牙齿打战,不敢说话。

    司机继续说:“我会留下你身上最美的地方留作纪念,”他眼神变得凶狠起来,在女孩身上上上下下扫视着,最后停在女孩的眼睛上。

    “就这双眼睛吧。”

    “你别杀我。”女孩浑身抖如筛子,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跟司机交谈着,“刚刚跟我一起上车的那个人看到你了,我要是死了,警察会找上他的。”

    “你放了我。我保证什么都不说。”

    女孩的手抖个不停,“你要钱我给你,要什么都可以,只要你放了我,我绝对不会说出去。”

    司机从前面侧身钻到后面,女孩看到他靠近更惧怕了。

    司机用手指夹住她下巴,迫使她抬头,“你很聪明。”

    “你说的很有道理。”在女孩松了口气的时候,他继续说道:“为了不让人发现,等会就一起把刚刚那个傻逼也解决了吧。”

    女孩眼眶中溢出眼泪,“他下车了!你找不到他了!”

    “谁说的?”司机声音低沉,“你瞧,他不就趴在车上吗?”

    在车顶上的喵五悚然一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