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繁体版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穿越架空 -> 锦堂香事

51.避暑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油, 再多买一点点, 你就能看到我的更新了哦。

    除了康维桢, 渭河县第二富,就是孙记孙:<伊。无论药行还是钱庄,门脸都格外的气派,当然, 上门的也都非富即贵, 还有不少穿绸衫儿的。

    在药行的对面, 近些日子来了个摆摊儿的胖神医, 白须白眼,五短身材, 矮矮胖胖,一身白麻衣, 撑着张小吊旗儿,上面写着:专治男性不孕不育。

    那小吊旗就跟个吊死鬼的小丧幡一样, 叫风吹着, 于腊月的寒风里,扑啦啦的呼闪着。而胖神医一脸横肉, 抱臂, 就在寒风里不停打着哆嗦。

    于天下间的男人来说,生孩子, 都是妇人的活儿。身为男人, 谁会承认自己不孕不育?

    所以, 胖神医自摆摊儿至今, 似乎没有一个人上门问过诊。

    孙:>驮诙悦娴那镒虐劝劝瘸楹笛,正在和大哥孙福贵两个谈关于罗家酒肆的事儿。

    他道:“我确定乾干是死在他家了,只是不知道陈淮安那厮究竟把尸体藏哪儿的,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这连官司都无法打,白可惜了我的乾干一条命。”

    孙福贵对于孙乾干没什么兴趣。

    他道:“照咱家福宁的说法,那罗家酒肆里的酒真要能卖到京城去,一年能有几十万两银子的赚头。如今恰是个好时机,五千两银子咱就可以把酒肆盘过来,二弟,这事儿不会再有变故吧?”

    孙:H嗔肆矫堆趟拷坦芏,再点燃,叭的一口,闭上眼享受着旱烟带来的眩晕:“葛牙妹没银子,陈淮安是个明面上风光的穷光蛋,至于罗锦棠,更加身无分文,这酒肆,咱们是稳打稳能拿到的。”

    孙福贵于是也捡起烟/枪,跟着二弟吞云吐雾了起来。

    罗家的酒肆,这稳打稳儿的,就要就快到手了。

    不过,算盘打的再精也有失手的时候,可惜了的,孙:5乃闩套⒍ㄊ且淇锗。

    陈淮安就站在大街对面,穿着件鸭卵青的棉直裰,两道浓黑整齐的眉毛叫阳光晒的根根分明,两只蒲扇似的大手负在身后,唇角抽起,棱角硬朗而又坚毅的脸上一抹略有些谜的笑,望着前方。

    看到孙福贵和孙:P值芰┏榘昭,起身走了,他才对站在旁边的齐高高说道:“去,该你上场了,上门拜谢神医,说他治好了你的不孕不育和不举,让你家娘子怀上了孩子,快去。”

    这齐高高,就是齐梅娘家那个穷亲戚,前些日子在酒肆里叫锦棠拿铜板砸过脸的下三滥酒徒。

    他当时身上确实只有四枚铜钱,两枚打酒,两枚就想送给罗锦棠。无它,他就稀罕锦棠的俏容样儿,辣脾气儿,慢说最后仅剩的两文钱,就是只有一条命,叫他给了罗锦棠,也愿意。

    这一点,不曾因为锦棠嫁给陈淮安而改变过,也不曾因为罗锦棠次次冷脸就熄过,他对于罗锦棠那迷到心眼子里的爱慕,也从未改变过。

    这就好比一只见着机会就偷鸟蛋的大杜鹃,只要给他捉着功夫,只要他兜里有铜板,拼着死,也要拿着撩拨罗锦棠几句。

    不过,虽说是个下三滥,但齐高高极听陈淮安的话,叫陈淮安抽头拍了一巴掌,摸着脑袋便过去了。

    不一会儿,外面的大街上,他一个七八尺高的汉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就把神医是如何治好自己不孕不育,甚至于不举的事情,洋洋洒洒的,当着那白胡子神医的面说了一通。

    有人献身说法,可见这神医是真的神。暇垢救嗣堑牟辉胁挥弥,男子们的不孕不育,人们还没听说哪有男子不孕不育的,这就更神了,随即神医摊子前围了一拨人。

    然后,约莫一刻钟后,孙家大宅的门子咯吱一声。

    孙老太太亲自出来,把神医给请进家门去了。

    *

    竹山书院里。

    “妹娃,怎的是你?”葛青章随即便站了起来。

    比起陈淮安的精。鹎嗾轮荒芤郧迨堇葱稳。不过,虽说家贫,吃的也差,但他并非弱不禁风的哪种瘦,青砖古瓦的,便衣衫补了几层子的补。惭诓蛔∷侵质樯姆缍绕。

    妹娃,是葛家庄人喊她的名字。因为她娘的名字里含着个妹字,而她是葛牙妹的娃儿,自发的,大家都喊她作妹娃。

    锦棠见葛青章一件褂袖子缝的歪歪扭扭,随即就一把夺了过来:“我替你缝吧。”

    葛青章如今还不是能叫首辅们闻风丧胆的左都御史,只是个随时挣扎在贫困边源,连学费都交不起的穷秀才而已。叫锦棠撞见补衣服,脸上随即泛起一股潮红。

    他道:“也不过粗补一补就好,还能多穿几日。”再,他又问道:“你怎的来书院了?既成了亲,不跟陈家二爷说一声就出来跑,他会不会生气。”

    他一件衣服穿的太久,都絮成了线,几乎要串不到一块儿了。

    锦棠拿起剪刀,把破了的毛边再刮絮一点儿,挑巴挑巴,重新捡了块颜色相近的青布,总着花针缝了起来,笑道:“我是来找你们山正谈点子生意的,跟陈淮安又无甚干系。”

    忽而一转念,她又道:“对了,这两日来酒肆吃顿饭,我给你做酒糟鱼吃。”

    锦棠的鱼和蹄膀做的一流,原本葛青章也常吃的,不过,自打半年前陈家和罗家的亲事定下来,他就没再踏足过罗家酒肆的门坎了。

    倒不是因为葛牙妹或者罗锦棠不好,其实原因出在他这儿。

    葛青章的父亲葛大顺是个性子和蔼,开明大度的老好人,但他娘张氏是个性子极为泼辣刁钻的乡妇。原本,葛青章和罗锦棠两个青梅竹马,葛牙妹看准葛青章的学业,也知道他是个好孩子,所以一直拿他当女婿看。

    罗锦棠打小儿经常往葛家庄跑的,自幼就和葛青章两个一起顽儿,他生的貌。宰游潞,农家孩子么,不但会读书,编笼子捉蛐蛐儿挖野菜掏野蜂儿,只要锦棠能想得到的,他都会干。

    所以,罗锦棠在嫁陈淮安之前,芳心暗许的其实是葛青章。

    不过,葛牙妹都等到锦棠十六了等不到葛青章的娘张氏来说亲,怕再等下去要等大了闺女不好嫁,于是就带着锦棠回娘家,俩人亲自上门,论议二女亲事。

    葛家穷的家徒四壁,葛青章下面还有一串儿的弟弟妹妹了,这样的人家,有女子主动上门求嫁,一般人该是乐都乐不过来的。

    岂知那张氏一盆泔水就把葛牙妹和罗锦棠两个给泼了出来。

    一口啐在葛牙妹脸上,张氏大骂道:“你家锦棠生的妖媚,还是个白虎,想嫁我家青章,你想的美。我家青章将来是要当大官的,也得娶大官家的女儿,你家这娇姑娘,拿着祸祸别人去吧。”

    锦棠生的跟普通妇人有些不一样,但也并非白虎,不过是哪张氏恶毒心肠,不肯要锦棠嫁她家葛青章,故意喝出来唬人的罢了。

    俩家还沾亲带故的,张氏这样一通大闹,还说出那般伤人的话来,亲事自然就做不得准了。

    葛牙妹顶着一脸的泔水溲菜叶子,回到渭河县之后便开始替锦棠打问亲事,过了一个月,就把锦棠许给了陈淮安,这才是陈淮安能娶到锦棠的原因。

    俩人之间曾有过这样一着,葛青章和葛大顺从此也就不好再上罗家门了。

    锦棠料想葛青章心里还有愧意,不好意思再去自己家,连忙又道:“过去的事皆都过去了,我如今过的很好,你读书读的这般出息,咱们自幼儿的兄妹,撇过往事仍是兄妹,是不是?”

    葛青章接过锦棠缝好的褂子,一针一针又匀又密,又锁的紧,一件烂衣服,经她的手缝过,就连补丁都带着些雅致了。

    他艰难的点了点头。

    “后日一定来一回。”锦棠终于觉得酒劲儿过了,站了起来:“我是真有事要求你,记得来是带上你画工笔画儿的那一套。”

    真要大批量的卖酒,不止酒的口感,盛酒的坛子,封酒的纸,甚至于酒坛面上的贴纸,都有它自己的学问。锦棠叫葛青章,其实就是看中了他的一笔丹青,想让他帮自家的酒坛子上画贴纸,做外包装的。

    她重来这一回,是抱定主意,要把自家的酒卖遍整个宇内了。

    *

    孙家大宅的门咯吱一声,那神医出来了。

    紧走几步拐过弯子,便是竹山书院的后门上,学生们惯常翻墙出来吃酒,撒溺,摸牌九的地方。

    那白胡子老神医撕了白须白发套子,居然是个中年男子。矮胖身材,飚乎乎的,那脸,就生的跟个土匪一样。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