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繁体版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血里鸢

第113章 聪明反被聪明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十八随着宫凌睿站在至高处,刚好一览刑部地域,却又不是很远,若出何乱子,也能及时出手。

    十八看着潇钧匆匆而来,却在刑部后门处的深巷里,对着一马车直点头,而后马车离开,潇钧也离开。

    十八蹙眉,宫凌俊听了暗月的话,匆匆离开,而此时,宫凌权估计早已在刑部大牢了,为何潇钧来而又返?而宫凌。膊宦睹。

    “四皇子如今不在府中吧?”十八朝着宫凌睿开口,马车中人是谁,她并不知,只是第一个想到宫凌。使桀,不过是想试探。

    “你是真不知,还是明知故问?”宫凌睿扯唇一笑,看着十八问。

    “确定而已!”十八也笑,比宫凌睿笑的更假。

    宫凌睿不说话,又将视线转向刑部后门深巷处。

    听宫凌睿的话,那马车中人,是宫凌俊无疑,难道他是故意为之?为何?十八思忖。

    ……

    无名出了天牢,直言临安王要见刑部尚书,却被告知,尚书因太子府失火一案,与四皇子往太子府而去了。

    无名蹙眉,他们刚来时,被告知已差人去传话,如今这潇钧,唱的是哪一出?

    “去截!”他沉声,冲身边人一吩咐,瞬间,有两人似鬼魅一般删了出去,看见的人,眼中只闪过黑白两道影。

    ……

    十八和宫凌睿在高处,将这一切看的清楚,那两道身影闪过时,二人皆微微蹙眉。

    ……

    潇钧是在太子府街被拦截的,那黑白二人影拦住他时,他的马车与宫凌俊的马车,正一前一后在太子府街上行着。

    黑白人影对宫凌俊倒甚是恭敬,见礼之后便是赔罪,最后才言明来意,先发制人的本事,很是在行。

    宫凌俊从头至尾未露面,只在二人说明来意后,清冷地开口“既如此,你先去!”

    潇钧颔首,上了马车,直往刑部而去。

    等潇钧走远,那黑白二影也离开,宫凌俊冷清出声“都安排好了?”

    暗月飘落,“是!”

    他看看潇钧离开的方向,实则看着那黑白二影,微微蹙眉“四皇子,是夜门的人!”

    宫凌俊轻哼一声,也微微沉目,夜门在江湖消失多年,如今,世人只当那如鬼魅般的门派早已消失于这世间,如今看,却是另有所图,宫凌权,为何会与夜门的人扯上关系?

    “四皇子,要不要盯着刑部?”暗月问道。

    “不必!”宫凌俊抬手“宫凌权如今已然明了,匆匆唤潇钧回去,想必是不想宫凌皓吧再给他出难题,只要是换牢房之事,随他便是!”

    话毕,他又问“潇钧那密道挖的如何了?”

    暗月微微漏出一抹讽笑“挖密道的人多数是大皇子的人,很是卖力,估计过不了今夜,大皇子逃狱之事,便会传入皇上耳中!”

    “不必盯着他们,哦聪明反被聪明误,虽他们去!”

    “是!”暗月颔首“只是四皇子,若此次治不了临安王,等他回了封地,更是难上加难!”

    闻言,宫凌俊微微蹙眉,他又如何不知,正因为知道,才在太子生辰宴设局,直到那夜进红楼,假装被十八告知,与宫凌睿唱了一出大戏。

    “无事,就算宫凌皓不下狱,他也会进京,不过是比这晚一些罢了,再过半月,是太后生辰,届时,昌吉与坤黎,番邦邻国均有人来贺,他封王一方,岂有不来之由,何况他等此机会,可是等的早不耐烦了!”

    暗月颔首,四皇子预事,从无偏差,作为属下,他只要听吩咐办事便是了。

    ……

    “哎哎哎,真如小王爷所言,那二人真是去寻潇钧的!”十八看着潇钧的马车又回到刑部,不过此次是停在了刑部正门,他身后随着的,正是方才飘出去的那一黑一白的身影。

    ……

    潇钧进了刑部,直往刑部大牢而去,脚步匆匆,颇有见驾来迟之姿。

    “臣叩见临安王,王爷万安!”

    潇钧俯首,十个皇子中,七皇子册太子之尊,其他皇子皆无封号,更无封地,只有一个五皇子,当年平了私盐一事,被临安百姓称颂,靖轩帝大喜之下,将临安赐为封地,封号临安王,潇钧对这个五皇子,也是有所忌惮,虽不及对宫凌俊与宫凌睿那般,却也是从心底畏惧,而他对宫凌。炊嘁蚓次。

    见宫凌权冷眼看着牢内,潇钧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瞬间一声惊呼“大,大,大皇子这是”

    “潇打人不必惊慌,不过是被封了穴道!”宫凌权开口,笑意温和。

    潇钧点点头,一颗心却还是如十五个吊水桶,七上八下的。

    “不知临安王唤下官来,所为何事?”他看着宫凌权,问道。

    宫凌权一笑“有个不情之请!”,虽笑着,只是面色却无一点笑意,生生让潇钧在心中打了个寒颤。

    “本王还是先提醒潇大人,将那流寇抬出去,好生请一代付看看,若他一命呜呼,大皇子失德,枉顾人命,潇钧大人坐着刑部第一把交椅,自也逃不过受惩。”

    潇钧听着宫凌权的话,看看在地上抽搐的流寇,微微沉眉,宫凌皓真是残暴,竟然将人伤成这样,他该如何向四皇子交代?

    想着,潇钧手一抬,招呼了两个狱卒,开了牢房,进去将那流寇架了出来。

    “大皇子惹了帝怒被下狱,便是潇大人手下之人,本王本不该乱了规矩,只是大皇子虽下狱,还是皇族,尊贵如常,潇大人是不是该安排个体面一点的住处?”

    闻言,潇钧心中大骂,这兄弟情切上演的真好,随即笑道“不是下官苛待于大皇子,只是自三年前,刑部,礼部和工部都归四皇子统,此事,下官还得上报!”

    宫凌权蹙眉,他搬出宫凌。馐遣桓孀恿耍

    “换个牢房也无不可!”潇钧话锋一转,开口,说着,指了指几个牢房“这都是单人牢房,虽有些。肪橙词呛玫,若大皇子不嫌弃,便住这一间吧!”

    宫凌权看看无名,指了指最接近牢门的一间牢房“拿间不可?”

    潇钧看看,心中大赞,四皇子真是料事如神。

    “也非不可”他道“只是那处靠近牢门!”

    “潇大人这是担心他逃狱?放心,本王做担保,不会!”

    潇钧为难片刻,点了点头。

    宫凌皓再睁开眼时,自己仰面朝天躺着,已不见了其他人的踪迹,他看看四周,微微一笑。

    “来人,我要见宫凌睿!”

    狱卒进门,恭敬一礼“回大皇子,四皇子吩咐,您在此之前,不得再见临安王,谁也不可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